景观设计,景观工程,武汉景观设计,武汉园林设计,湖北景观设计

首届乡贤论坛 | 博克景观董事长王伟华受邀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

2015-12-174,541阅读

2015年12月15日至16日,由湖北省委宣传部、湖北省住房与城乡建设厅指导,省村镇建设协会、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乡贤论坛在武汉市江夏区五里界成功举行。

新农村建设

 

博克景观董事长、湖北村镇建设协会理事长王伟华应邀参加,并发表名为《新乡村崛起——“四位一体”现代美丽乡村建设实践》主题演讲。

王伟华董事长作为本次乡贤论坛的第一位演讲嘉宾,他细致的讲述了“四位一体”的乡建方式,“新乡村”崛起要回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社会结构上,就是坚持以群众为本,产业为用、群众为本、文化为魂,才能实现美丽乡村真正的复兴。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新农村建设

 

另有媒体对博克景观王伟华董事长的文字版采访内容:

1、您觉得什么是乡贤?


乡贤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乡贤可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言人;可以是广大农村社会里面群众的引路人;可以是当今美丽乡村建设、扶贫建设等建设里核心化的中坚力量。

乡贤的三个概念是:有才,有威望,在乡村中富有正能量的、能够吸引和团结广大农民一起来开创农村工作新局面的人。其中,富有正能量是所有专家都认同的属于乡贤的概念。

 

2、您觉得举办首届中国乡贤论坛的意义在哪里?


我们在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优秀的案例,也同时看到了很多失败的案例。究其原因,发现乡贤在建设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当我们回过头来看我们的乡村建设时,发现乡贤是必不可少、绕不过去的节点,于是发起了这样一个乡贤论坛。

乡贤论坛的意义主要是,要在社会上广大的群体中去弘扬乡贤文化,同时,我们要去发现乡贤,并且还要去培养乡贤,最后还要团结很多的人回来做乡贤,此次论坛的意义就在于此。

 

3、在您认识的乡贤当中,有没有谁给您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


印象深刻的乡贤有很多,在调研湖北省的美丽乡村建设成果过程之中,我们有很多的乡贤确实非常感人,比如说,罗田张家冲的组长丁汗平,当过统计局长,最后却选择回到家乡参与、带领群众建设自己的家园,他的无私奉献精神让每一个接触到他的人都感动不已。

另外一个是袁少敏,孝感市孝南区陡岗镇袁湖村书记。做了二十五年的书记,然后到今天他发明的“1+X”工作法被推荐为全国100个先进的农村工作法,他的接地气,深入群众,能够找到解决农村问题方法的“1+X”工作模式,确确实实让湖北省美丽乡村建设打开了新的局面。所以此次论坛也把他作为重点报告来讲,形象的来说,他就是打开乡村乡建工作的一把金钥匙。

这些乡贤充满智慧,并且还有很多非常感人的事迹。我们希望通过乡贤论坛、媒体等渠道把这些乡贤和他们感人的事迹、光辉形象传播出去,以便能够极大的促进和提升美丽乡村建设。

 

4、在您这个年龄,为什么在获得了事业上的成功后,又一次选择了创业?


这有几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谈。企业经营的领导者需要有责任感,一二十年的老员工、老同事、老朋友都需要走向未来,需要制定很好的走向未来的战略,把它作为走向未来的一种方向,我们必须要自强不息的、不断地去寻找发展空间。

第二个维度是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处在一个巨大的社会转折期,这个转折期其实是物质到精神的一个巨大飞跃,此时此刻正处在一个转折点上。而作为一个正处于转型之中的企业合伙人都有一种使命感。特别是在对中国传统文化有深刻的了解以后,我们应该通过工作让中华传统文化,或者是说以乡村为载体的中华传统文化,能够在社会上帮助到更多需要这种精神滋养的人。

第三个维度是讲个人的价值。当我们走到今天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价值都需要去发挥,我们有一定的企业经营经验,同时也有一定的社会阅历基础,当然也有自我学习、自我提升的机会,每个人如果能做到被人需要,个体价值才能体现。

—-我们愿意去做一件事情,也是基于这三点来考虑。

 

5、为什么把这次创业的战场选择在了农村?


—-首先,我们处于一个由物质到精神跨越的转变过程中,形象的说,中国的文艺复兴就是从此时此刻开始的,我们整个国家倡导的民族复兴和中国梦的实现,其实就是从现在开始的。我们花了三十年的时间建立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同样,我们可能花更长的时间来建设我们的精神家园。所以乡村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化的载体,选择乡村,其实就在选择一种服务于我们当代精神世界的一种需求。

其次,其实目前我们的乡村是很危险的,由于现代化进程快速推进,乡村正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农业基本上是凋零化,农村是空心化,人口是老年化,环境是恶化,文化基本上是碎片化。我们的乡村如果不进行有效的重建,其实它不可避免的会被历史所遗忘。

再次,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乡建工作,也就是我们美丽乡村建设工作的快速推进,这里面存在着巨大的误区。如果我们不正视误区,找不到一种有效的、合乎逻辑的方法的话,可能给我们乡村带来的不是见识、不是贡献,而是再次的破坏,对农民是再次的伤害。

 

我把乡建的误区总结了三点:


 

一个叫做“吃药不治病”。很多政府和社会人士都有很高的热情去走向农村、帮助农村,但是这么多年,无论是给钱还是给力,农村的改变并没有实现。

第二个就是“吃力不讨好”。很多干部尤其是基层干部为了乡村建设付出了很多的精力,包括我们很多热爱乡建的专家,也不断在各种层面上呼吁我们如何建设我们的乡村和我们的精神家园,但是没有看到一个好的效果,并没有赢得农民的信任,并没有给农民带来真正的致富。

第三是“叫好不叫座”。我们当代的建设是快速推进的,各种各样的力量、观念都在快速的进入乡村,但是出现的乡村建设的成果,很多时候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只有建设没有贡献,只有表面的光鲜而没有可持续的发展。

我们之所以把这次创业的战场选择在了农村,是基于我们对乡村的认识,正如我们提出的是“四位一体”的美丽乡村建设理念,即群众为本,产业为用,生态为体,文化为魂。为什么提到“四位一体”呢?其实它是从中国乡村问题的成因得来的,中国乡村产生这么多的问题,是基于快速现代化、快速城市化、快速全球化时代所带来的对乡村结构性、全面性的冲击,也就是说我们的乡村在原来就是“四位一体”的,它的社会结构、经济体系、生活方式、文化传统,这四个维度是完整的、紧密的、精密的构造在一起,和合运作,才构成了我们当代中国人的精神家园。

一旦我们精密的仪器受到了冲击,它出现的是一种体系性的分解,那么面对体系性的分解状况,如何进行美丽乡村建设,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结构性的、体系性的修复重建。所以从这个理念上讲,很多单面突破的美丽乡村建设必然不可持续、不可成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工商资本下农村以后基本上不可能继续经营下去,不可能取得投资和项目经营成功的原因。